当前位置:建成资讯网国学红楼梦中王熙凤有多狠辣?又是如何算计平儿的?
红楼梦中王熙凤有多狠辣?又是如何算计平儿的?
2022-06-23

《红楼梦》最广为人知的社会意义在于它将女子的地位拉入世人的眼中,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。

王熙凤是《红楼梦》中德行、能力最不匹配的一位金钗,论她的能力,诚然配得上“金紫万千谁治国,裙钗一二可齐家”的赞誉;但论德行,凤姐则相差甚远——她干过太多昧良心的事,手上更是沾过太多人的鲜血。

《红楼梦》第15回“王熙凤弄权铁槛寺”,凤姐一封书信,害得张金哥、守备之子这对情侣双双自尽,王熙凤独得三千两银子;

第69回“弄小巧用借剑杀人”,王熙凤先是收买张华,命其状告丈夫贾琏,以泄私愤,其后又担心张华嘴巴不严,命小厮旺儿寻找个由头害死张华;

仍是第69回“觉大限吞生金自逝”,尤二姐被王熙凤骗进大观园,茶饭不给吃,又被秋桐日日寻衅,饱经折磨之后,尤二姐选择一个安静的夜晚,悄悄吞金自尽,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......

这些都是《红楼梦》中明确写到的,实际上发生过的事件,恐怕比这些要多得多。而最令笔者愤慨的是,王熙凤不止算计外人,即便是她的左右手平儿,亦逃不过被她算计的命运。

平儿乃是王熙凤当年的陪嫁丫环,跟随凤姐多年,是她最得力的助手,正如李纨所言:凤丫头就是楚霸王,也得这两支膀子好举千斤鼎,若不是这个丫头,就得这么周到了?(第39回)

纵观王熙凤、平儿的日常相处模式,虽是主仆关系,但颇有姐妹情,两人甚至有时一处起卧,面对贾府众多事务,王熙凤亦须得和平儿商量对策,王熙凤身上添病,最操心的是平儿,素日规劝凤姐放宽心,自己一人帮忙处理大观园事务的,亦是平儿。

可就是凤、平这段姐妹情,终究经不起人心的考验,《红楼梦》第44回“变生不测凤姐泼醋”,将表面的温情脉脉撕得粉碎。

第44回王熙凤生日,贾母感念阿凤素日操劳,专门给她办了个生日宴会。不料丈夫贾琏,趁着王熙凤参加宴会,偷偷跟下人之妻鲍二家的趁机厮混。恰好被半路回家换衣裳的王熙凤给撞了个正着。

本来这仅仅是凤、琏夫妻两人的内部矛盾,可因为鲍二家的一句话,将平儿也牵扯了进来,且看原文:

往里听时,只听里头说笑。那妇人笑道:“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......她死了,你倒是把平儿扶正了,只怕还好些。”贾琏道:“如今连平儿她也不叫我沾一沾了。平儿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不敢说。我命里怎么就该犯了夜叉星?”凤姐听了,气得浑身乱战。又听见他俩都赞平儿,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自然也有愤怨语了。那酒越发涌了上来,也并不忖度,回身把平儿先打了两下,一脚踢开门进去。——第44回

此处王熙凤的反应尚能理解,毕竟在背后被丈夫和一个下人之妻咒骂,是个正常人都要火冒三丈。至于平儿被打,也可归结于王熙凤喝了酒,神志不清,原文中亦用“也并不忖度”五字,表明凤姐打骂平儿,皆是一时之气,言行并未过脑子。

其后的情节是这样的:凤姐闯进屋内后,和贾琏、鲍二家的大打了一场,贾琏恼羞成怒,拔剑要杀王熙凤。恰逢宴会上来人寻王熙凤,凤姐见有人来了,便立刻换了一副受委屈的模样,夺门而出就往贾母那里跑,且看原文:

正闹的不开交,只见尤氏一群人来了,说:“这是怎么说,才好好的,就闹起来?”贾琏见了人,越发倚酒三分醉,逞起威风来。故意要杀凤姐儿。凤姐儿见人来了,便不似先前那般泼了。【天下奸雄、妒妇、恶妇,大都如是。只是恨无阿凤之才耳。】丢下众人,便哭着往贾母那边跑。——第44回

且看此处,凤姐见缝插针,无人来便是泼妇骂街一般,跟贾琏对骂殴打,不落下风;一旦来了人,便立刻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受害者,这思路何等清晰?

也正是因为如此,王熙凤接下来的操作才真的让人心寒——她对着贾母撒了一个弥天撒谎,意欲置平儿于死地:

凤姐哭道:“我才家去换衣裳,不妨琏二爷在家和人说话......在窗户外头听了一听。原来是和鲍二家的媳妇商议,说我利害,要拿毒药给我吃了,治死我,把平儿扶了正。我原气了,又不敢和他吵。原打了平儿两下子,问她为什么要害我?他臊了,就要杀我。”——第44回

王熙凤为了占据道德制高点,强行编了一个“贾琏、平儿、鲍二家的三人准备下毒害我”的故事,而这个谎言,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平儿,为何?

因为王熙凤撒这个谎的时候,无形中将平儿包装成最大的受益者——要拿毒药给我吃了,治死我,把平儿扶了正!

王熙凤的这个谎言是一个连环逻辑扣:平儿既然是凤姐之死最大的受益者,那么她自然也是给王熙凤下毒的操作者,因为平儿是王熙凤的助手,两日素日最亲近,平儿下毒是最容易的——王熙凤在故意引导众人的思维。

果不其然,贾母听了王熙凤的话后,立刻对平儿产生了反感,对众人道:平儿那蹄子素日我看她倒好,这么暗地里这么坏!

纵观这个过程,王熙凤哪里有半点糊涂?换言之,在她向贾母撒这个弥天大谎时,她确实对平儿动了杀心。

或有读者冷笑:你这是主观臆测,人家凤姐、平儿关系好着呢,难道就凭这么一个小小的谎言,就能说人家两个是“塑料姐妹花”?

笔者抚掌而笑,这位读者终究没有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待凤、平之姐妹情。在封建时代,阿凤、平儿的核心关系乃是冷酷的主仆等级关系,并非温情脉脉的姐妹情!若还是不信,且看“凤姐泼醋”一事过后,贾宝玉对平儿处境的评价:

(贾宝玉)忽又思及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,并不知作养脂粉;又思及平儿并无父母、兄弟、姊妹,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。贾琏之俗、凤姐之威,她竟能周全妥帖,今儿还遭到涂毒。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。想到此间,便又伤感起来,不觉潸然泪下。——第44回

宝兄在分析平儿的生存困境时,赫然将“凤姐之威”列入其中,岂是为平儿之安全杞人忧天?这不是瞎担心,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问题。

平儿纵然是王熙凤的左右手,可一旦她有“威胁”王熙凤的可能,凤姐便会立刻出手对付她,扫除异己,贾琏、鲍二家的那番私房话,只是引发王熙凤内心猜忌的导火线,即便没有这根导火线,炸弹仍然在,稍微有点风吹草动,就会被引燃。

无怪乎《红楼梦》第39回的螃蟹宴上,平儿喝了几杯酒后感慨道:先时陪了四个丫头,死的死,去的去,只剩下我一个孤鬼了。

配合上述分析,再品平儿这番话,酸甜苦辣萦绕心头,读书人亦为平姐一哭。

建成资讯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714900906